Post Jobs

武田信玄将他应用在自己的行军作战当中,惠宗对北京的

图片 5

图片 1

从1311年元武宗海山亡,到1368年元惠宗妥欢铁木尔败走蒙古高原的57年间,有7位皇帝粉墨登场,平均每人在位时间不足8年。这七位黄金家族成
员,不是混混噩噩地吃老本儿,就是尽享汉地物华天宝的专家,不客气地说,他们中的多数都是完全是躺在先祖铁木真和忽必烈功劳薄上的寄生虫,也是残 害百姓的败家子。
武宗海山之弟、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也是靠刀枪上台的。不过,他倒还做了一些有利于元朝苟延残喘之事:废除了前任给予
少数藏传佛教僧众的特权,停止了其兄挥霍巨资兴建的楼堂馆所,精简了上几任留下的冗余的禁卫军;平素注重文化修养、做人强调温良谦恭让。但是,他注定
只是武宗以后元朝从兴盛走向衰落进程中昙花一现的人物。
仁宗以后,英宗硕德八剌少年有为,先后采取多项举措来维持统治,强调遵守法
制、抑制权臣擅权,遗憾的是积重难返,反被政变者杀害;泰定帝也孙铁木尔、天顺帝阿速吉八以及文宗图铁木尔、明宗和世剌、宁宗懿璘质班等,多是少年即位、
在位时间不长即死于非命,在位时以沉湎于邪恶之事、任奸臣肆意玩弄朝纲者居多。
元朝末代皇帝惠宗妥欢铁木尔是我们比较熟悉的人物了,
在前文中已有记述。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酷爱群体交媾的皇帝之一,而且是发展到极致者;他还是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以九尊之身,与少数藏传佛教僧众聚众淫
乱,并就做爱技法对自己的太子言传身教的皇帝,也应该是世上少见的;他还在朝堂之上公开宣淫,其令人难以启齿之种种作为,古今中外都属罕见。
惠宗虽然出生于人烟稀少、辽阔空旷的金山以北,但和众多黄金家族成员一样,不仅对皇位皇权充满了欲望,而且对其儿时曾经生活过的城市大
都北京的感情是情真意切。起初,他尤好临幸京城贵族家中女眷或士绅家室的良家女子,到后来,他又喜欢上了高丽女子的低眉顺目与红袖添烛,一时间,在他的带
动下,蒙古达官贵人们竞相以拥有高丽女子为荣,京城的高丽女子竟然成了奇货可居。有投其所好者,专程引进并豢养高丽幼女,置于专门修建的皇家寻欢淫乱
场所穆清阁,教习这些高丽女子自幼以京城文化之熏陶,培养其大家女性之高贵气质,一旦她们稍稍发育,就迫不及待在群奸群宿,既满足了惠宗和一群蒙古族
宠臣对高丽女子的特殊癖好,又实现了他垂青于京城闺秀的风采,更是让那些经常被顺帝唤来群交的少数藏传佛教僧众们喜出望外。
惠宗长期不理朝政,倒是深入研究和亲自制作巨大的木质龙船。他最喜欢在宣淫之余暇,乘坐自己研制的龙船泛舟于皇宫内外的人工湖上,用美食补充体力,用眼睛搜寻京城好女,然后随时随地命人强夺良家女子进行临幸。
今天北京市的通惠河北路,是新近通行的连接北京中心城区和东三环、东四环直至通州区的快速交通干线,它正是沿着惠宗当年修建的通惠河而建。惠宗对北京的
感情在修建这条运河中体现得分外鲜明,1342年,他命权臣脱脱不顾国家财力几尽枯竭的情况,强征民工10万,开挖通惠河,其间,对民
舍野蛮拆迁,民工食不果腹,病、死无数。
1350年,他看到纸钞日益通货膨胀,从而让自己的挥霍淫乱处于无
源之水的境地,便又主持了货币改革,目的是再一次搜刮民脂民膏。因为没有准备金做底,加之百姓对元廷已经彻底失去信心,新发纸币迅速导致物价立刻飞涨
10倍以上,百姓在一夜之间就变得食不果腹了。那时候的纸币堪比近代1949年前的金圆券,恨不得一麻袋大面额钞票才能买到一个小烧饼。
终于从1352年起,民不聊生的人民纷纷揭竿而起,吹响了一曲推翻黄金家族暴虐统治的壮歌。二月,安徽士绅郭子兴、孙德崖在濠州起
兵,久有大志的朱元璋于很快聚众前往,以图共同反抗元廷;十二月,元军在大江军贾鲁带领下兵围濠州,朱元璋配合郭子兴力战,毙伤元军主力,使其不得不撤围
而去,朱元璋逐步建立起了自己的队伍,为日后将惠宗逐出大都、建立明朝打下了基础;1351年,安徽人刘福通在永年(今中国河北省永年县)起兵,以红巾为
号,用白莲教义凝聚人心,到1355年时已拥有数十万之众,并拥立韩林儿为帝;江苏人张士诚于1353年不堪富
豪凌辱,聚众高邮(今中国江苏省高邮县)起事,自称诚王、立国号大周;浙江人方国珍时代沿海岸行商,因无法忍受元廷的苛捐杂税而起义,长期割据浙江中
南部宁波、温州一带;湖北人徐寿辉积极响应刘福通,也以红巾为号起义,后得到同乡陈友谅相助,一度占据了今天湖北、湖南、安徽、浙江、江西的部分地区;湖
北随州大地主明玉珍也不堪民族压迫,积极投身徐寿辉的起义部队,后占据重庆、四川之一部而称雄。
已是穷途末路的惠宗仍然大梦不醒。他继续寻欢作乐,哪管北京城外已是杀声震天!这边,蒙古贵族权臣的火并煞是热闹,那里,起兵于江淮的朱元璋早已磨刀霍霍了。
1368年(元惠宗至正二十八年、明成祖洪武元年),一定是黄金家族特别是拖雷系后人们永远难以忘怀的一年,他们狼狈地离开了祖先铁木真开创的大帝国中
最为耀眼、最为富庶、最为美丽的土地汉地中原、大都北京。七月间,平定了江南的朱元璋,在古都汴梁(今中国河南省开封市)集结了大军,挥师北上,剑锋
直指元朝心脏、大都北京。
朱元璋取道今河北邯郸广平县向北攻击,元廷早已没有了斗志和取胜的信心,只有自发抵抗的一支蒙古军队在北京南郊设防,结果很快就被势如破竹的明将徐达击溃。这个时刻,大都宫阙万间的恢宏气势,已经印入明军将士的眼帘。
这时候的惠宗,多么难以割舍自己生活了30年的家啊!
他太熟悉这个美丽的城市了,不仅因为他为这里修建了通惠河,不仅因为他在这里玩弄过那么多娇艳欲滴的高丽少女,不仅因为他曾与不计其数的京城达官贵人的
女眷们一起游走于放浪形骸之间,也不仅因为这个城市给他带来了继承皇位的动力与好运,更因为那巍峨的城墙、绿草如茵的人工湖、那些教会他各种性乐之道的藏
传佛教僧众们。
只有离别时刻,才知时光短暂。惠宗此时此刻的心境,我们已无从揣度,更难以用语言都进行描述。想到拖雷一系辛辛苦苦、
绞尽脑汁从黄金家族众多取得最好的土地就要失去了,先祖忽必烈纵横驰骋打下的江山就要失去了,拥有无数世界珍奇宝藏的皇宫就要失去了,纵然是铁石心肠,也 难免要潸然泪下。
曾经威震世界、令无数人杰都胆寒心惊的蒙古铁骑,戏剧般地、具有讽刺意义地,在黄金家族最为蔑视、贬作最低等的汉人面前,居然是那样的弱不经风,那样的软弱无力。
惠宗太迷恋这座给了他无穷尊严、无尽快感和无上荣光的城市了。于是,他做了最后的、力图保留些许颜面的抵抗,也是无谓的最后的疯狂。到了9月10日,黄金家族在北京的最后时刻终于来临了。
元惠宗在一群护卫们的簇拥下,带着列祖列宗的神主牌位和金银财宝,在为数不多的护卫簇拥下,惊慌失措地离开北京,从健德门(今北京德胜门外、马甸桥以北)出城,经过居庸关,向着北方,向着自己祖先生长的蒙古高原狼狈而逃(先逃至上都,即今天内蒙古正蓝旗一带)。
两年以后的1370年(北元至正30年、明洪武三年),即将病死的元朝末帝妥欢铁木尔,回忆起北京宫阙的倩影,在临终前日仍难掩心中悲伤:我的大都
是各种颜色的华丽装点而成的,那些平原、河流,是我的列祖们时代欢乐和休憩的所在。苍天啊,我做了何种坏事,以致于失去了我的帝国?!
苍天不会给出答案,北京已经愈加远去,留下的只有曾经不可一世的黄金家族苍凉的背影……

影子武士

图片 2

这是1980年的影片《影子武士》中的一幕,一部纯正、深切的能剧演出,可在这场优雅的演出背后,却是一场恢弘惨烈的战争。

图片 3

《影子武士》根据发生在日本战国时期的史实改编而成,讲述的是一方霸主武田信玄在战争中身负重伤不治身亡,临终他留下遗嘱秘不发丧,而由他的替身也就是所谓的影子武士来迷惑敌军,于是一个与武田信玄极为相像的盗贼在一夜之间成了挥斥方遒的战国霸主。

图片 4

武田信玄是日本古代著名的军事家,他统兵作战讲究四句话,也就是《影之武士》这部影片中反复强调的所谓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的军事思想,这四句话出自中国的孙子兵法,武田信玄将他应用在自己的行军作战当中,但这四句话在战场上究竟会呈现什么状态,恐怕没人知道,而黑泽明把这一切告诉了我们。

图片 5

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从小学习美术的黑泽明太知道如何用色彩来进行表述,尤其是当彩色电影出现之后,他那运用色彩的能力仿佛被压抑多年的火山突然喷发出来,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这四句话在武田信玄那里的形象是骑兵、步兵、步枪队、指挥部,而黑泽明则用黑、绿、红、紫四种颜色来标志这四队人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